• <tt id="ywkme"></tt>
    <nav id="ywkme"></nav>
    <dd id="ywkme"></dd>
  • <xmp id="ywkme"><nav id="ywkme"></nav><xmp id="ywkme">
    <menu id="ywkme"><tt id="ywkme"></tt></menu>
    歡迎光臨青島柏辰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
      咨詢電話:400-089-6909

    全國政協委員為教培機構發聲:政府應給予機構補貼和支持,助大家渡過難關!

    “兩會”期間,全國政協委員、民進中央副主席、全國政協副秘書長朱永新帶來了10件提案——

    從全面實行公益性學習資源和中小學生在線學習免流服務,到建立國家閱讀節,再到加強未成人保護,建立網絡游戲分級制度,受到了媒體和社會公眾的關注。疫情將給教育領域帶來哪些深刻的變革?民辦教育將走向何處?……近日,朱永新老師接受了中國網教育頻道的電話連線專訪。




    01.

    疫情后,

    教培機構將變成具有同等法律地位的教育資源


    教培行業在目前情況下,很大程度是對現有教育制度的補充。一方面是針對我們現在教學教育中一些薄弱的環節,以強化性的、補課性的教育為主題,比如說新東方的英語教育,好未來的理科教育等等,它都是針對我們現在學校里已有的學科進行了強化補習。

    那么,未來我覺得不應該再是簡單的強化和補習,到了未來,應該是一種選擇。如果說只是一種簡單的補充和強化的話,那么這個情況下,無論是它的營收還是事業的發展,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。

    我覺得另外一種針對學生個性化的,像藝術、體育、生活、科技等等這樣類型的教育?,F在的教培行業雖然有亂象,但是總體上來說,它的品質還是相對較高的,否則不會有人去選擇它、購買它。我相信在未來新的教育背景下,它可能會成為我們這里提到的教育資源平臺中資源的一部分。

    教培行業在未來不再是一個有效的補充,而是變為一個可供選擇的、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的有效的教育資源。

    我們的學生就沒有必要在學校里學英語,放學后再到新東方等其他教培機構再去學英語;在學校里學數學,放學到好未來再去學一次數學。在未來,學生就可以選擇我在哪里學數學,我在哪里學英語,而政府就采取購買公共服務的方式,所以未來教培行業可能更多地會演變成一個新型的課程公司。

    那么這樣他們可能就會有更大發展的空間。而且在這樣一個大規模的,可以選擇的個性化的教育背景下,如果不提高質量,就沒有辦法很好地生存下去。

    所以未來的教育資源提供,一方面是原有的學校、原有的政府機構,繼續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務資源;另外一方面就是國家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,讓這些機構去提供教育資源。


    02.

    教培機構苦不堪言

    政府應根據情況給予補貼和支持


    在這次疫情期間,教培機構苦不堪言,疫情之下無法復學。民辦教育協會做過一個統計,超過79%的教培機構其現金流撐不過3個月。而如今疫情已經6個月,復學復課仍然是奢望。教培行業從業者們懷抱著一腔教育情懷與初心,在面對現在的境況下,教培行業目前非常期待著能有曙光降臨,能出現有利轉機。

    在這次兩會期間,各位代表委員,包括我們民進也包括我個人,也多次為民辦教育在呼吁,尤其是民辦幼兒園。我們知道在總理的報告里面,專門提到了民辦幼兒園受困,其實這就說明國家已經看到了這樣的一些問題。那么民辦的教學機構,尤其是民辦教育、幼兒園生存的困難,我覺得應該引起國家的高度的重視。

    最重要的就是這些機構往往是有房租的壓力,因為學生沒有了,房租還得交,還有教師的成本,所以我覺得國家在貸款上,在貼息上,甚至于在補貼上,能夠對這些機構給予支持,幫助他們渡過難關。

    現在復課復學在各個地區已經開始了,但是對補習機構他們什么時候能夠正常的營業?可能還得有一段時間。所以我覺得各地政府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來制定政策,給這些機構一些補貼或者是支持。


    03.

    疫情期間,

    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互聯網教育實驗


    應該說整個疫情期間,教育行業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我把它稱之為有史以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一次互聯網教育實驗。

    不僅僅是在中國,乃至于在全世界,都是如此。它的一個重要的變化,通過網上教育、移動終端,把教育場景從教室移到了屏幕上。當然我們知道網絡教育和學校教育本來就是各具特點的,不可以相互替代的,但是這一次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替代性實驗。

    應該說通過這次實驗,證明了網絡教育是有它自己獨特的一些優勢,在很大程度上使學生可享受的教育資源更加豐富,可選擇性更加強,學習的彈性自由度也更加大。所以它對于未來整個教育的發展會起著一定意義上的推進作用。

    在后疫情時代的教育,我想我們可能就會利用這一次疫情間的一些教育的成果,尤其是在網絡教育方面的一些探索,使線上、線下教育進行更好的結合,網上網下更好的互補,尤其是對接下來怎么樣更有效的提高教師的和學生的網絡素養,怎么樣去發展我們的國家教育資源平臺,這些我覺得都提出了一些思考。


    55世纪